一帶一路需強化多邊保護機制

中國一帶一路中有五通,包括基建、金融、貿易、政策、人文,而這五通裡至少四通都與能源有關,尤其是基建。因為能源項目大部分的投入都是有基建在裡面,管線、太陽能板、發電廠都是,能源可以讓中國與相關國家在一帶一路達成他們的目標。從這個角度來看,能源就變成一個很重要的領域。

中國在歐亞大陸國家中,與中亞的經濟與大型基建合作比較悠久,油氣合作已有20多年。所以中國和中亞的合作又可以成為一帶一路其他地區如何發展的參考。

其中值得關注的是,中國以往對外合作大多是雙邊模式,可以靠政府間的雙邊協議來保障,然後由公司直接去溝通和處理。然而,中國與中亞的跨境管線,涵蓋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還有中國,4個國家綁在一起,出問題的時候,不是單單一個國家說了算,也不一個雙邊協議能處理好的。以2006和2009年俄烏天然氣爭端為例,烏克蘭是俄氣出口歐洲的轉口國,當轉口國出了問題,那就是3個國家的問題了。中國和中亞的管線合作也是一樣。當然現在中國跟中亞的關係穩定,沒有危機徵象,所以雙方也不需緊迫處理上述問題。可是從長遠來說,地區安全問題,比如在中東或者南亞,還是有機會把中國拉進去。所以中國將來需要多考慮多邊合作機制的問題。中國可以參考現有多邊機制,摸索自己的一套辦法,亞上合組織、投行就都是很好的開始,但需要發展更完善保護投資的機制。

中亞風險環環相扣

一帶一路的風險很多,例如沿線國家穩定與否,它們與中國的關係如何,或者當地民眾排華與否等。至於中亞,石油價格大跌對它們影響很大。中亞國家經濟依賴油氣收入,以支持社會福利以及國防開支。與中東、拉美很多國家都一樣,中亞居民享受的社會福利都來自油氣收入。油價大跌,福利減少,他們當然會不滿,情況嚴重時老百姓就會起來反對政府,能源設施如汽車加油站、石油管線,暴露在他們面前都會成為風險。因此,投資風險,並不單是該地區安全與否,政經風險很多都是一環扣一環的。

中亞的地區問題很可能會越來越困難,這個問題跟中東、拉美地區是一樣的,在石油變為夕陽產業的時候,他們都來不及把本身油氣經濟轉型,開拓其他收入來源,此消彼長。一帶一路的這一塊區域,中東跟中亞、西亞這一片,都是比較不穩定的。

因此中國需要做好提前防禦。當地出問題的時候,中國應該怎麼去處理,態度是什麼?首先是不干涉,這是通常的說法。可是問題真的很大的時候,就是另一種局面。

平?俄羅斯影響力

中國是中亞國家重要的經濟合作夥伴,但不能直觀地說中國投多少錢就有多少影響力,當中有很多抵消因素。比如,去哈薩克的中國公司和工人愈來愈多,當地社會或多或少都想trivago旅遊網法。而俄羅斯和中亞國家屬於同一個系統,雖然受油價影響經濟影響力下降,但中亞國家大多覺得如果當地出現安全問題,俄羅斯比中國更有能力提供軍事支援。

不過小國有小國的盤算,反過來他們也不想被周邊大國影響,跟俄羅斯或者中國走太近對他們來說都不是好事。目前來說,他們也有借中國平衡俄羅斯影響力的意圖,往後跟中國走近了也估計會出現再平?表現。(全文見中時電子報)(作者為哈佛肯尼迪學院能源地緣政治項目研究員)

(旺報)

找飯店 trivago

D3C6C7BA219FACB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